聽五指山黎族制茶手藝人講述一杯好茶的秘密……

  萎凋 揉捻 發酵 干燥 提香

  聽黎族制茶手藝人講述一杯好茶的秘密

  五指山43歲黎族茶人延續匠人精神

  五指山袍隆扣茶廠

  從小在五指山水滿鄉方龍村的茶農王雄青對于茶葉揉捻工藝再熟悉不過,一片茶葉自采摘下來,它本身的內含物就在不斷發生轉變,而把它的內含物激發到極致,加工成備受市場青睞的茶葉,則全靠茶工藝師的經驗判斷。制茶16年,在王雄青看來,從茶青到茶葉,就猶如烹飪一般,色香味俱全并不容易,需要匠心沉淀。

  南國都市報記者 易帆 通訊員 楊斌/文 陳衛東/圖

  一杯好茶的“秘訣”

  因地、因時、因氣候制茶

  機器搓揉

  常去茶園看茶采茶,記者眼前的王雄青曬得黝黑,制茶時戴著口罩,指甲修剪得非常干凈,足以看出他的用心。今年43歲的王雄青是黎族人,家里世代制茶,他制茶的工藝也是跟爸媽學來的,近年來又跟著來自中國農業科學院茶葉研究所的制茶專家進一步學習,“學做茶越做越喜歡,考驗的是一個人的耐心和觀察力。”王雄青說。

  在王雄青看來,一杯好茶是有“秘訣”的,這樣的秘訣在于品質優良的茶青。“例如早春茶和夏天的茶葉都有很大不同。春茶芽苗更壯品質更好、夏季茶青水量充沛,在萎凋時則需要更長的時間。”王雄青介紹,萎凋、揉捻、發酵、干燥、提香,從茶青到茶葉加工的每一個環節至關重要不能出錯,根據不同的環境、不同的時間和不同的天氣時節,制茶的手法、時間都有所不同。

  經過長時間的揉捻,茶青的清香氣漸漸被激發出來,內含物質發酵,茶葉顏色也由綠變紅。“五指山的天氣早晚溫差大,是茶葉的自然發酵箱。”王雄青說,一般放過一個晚上,茶葉基本就發酵完成了。

  一家三代制茶人

  “手工制茶需要足夠的耐心”

  茶葉晾曬

  懂茶的人都知道一個地方最珍貴的茶必須同時具備溫度、土壤、樹齡等元素,尤其是長在特殊位置、獨享天地靈氣的古茶樹絕對屬于不可復制的稀缺資源,它屬于天地造化之功。

  王雄青家里種茶,跟茶葉的緣分算是與生俱來。王雄青結緣于茶,是因為從小就喜歡喝茶,而父母更是有一門好的制茶手藝,他制茶的手藝算是祖傳的。“第一次制茶時,揉捻、發酵都把握不好,制出的茶葉苦澀難喝。”王雄青說,傳統手工制茶需要制茶人有足夠的耐心,更要學會觀察茶葉的狀態,把握力道。

  王雄青介紹,在很早的時候,當地人還不懂制茶葉,只知道茶是個很好的食材。春節之前,人們去山上挑大的茶樹砍幾束最密的枝葉回來掛在家門口,任其風吹日曬自然風干,等到過年過節就摘下一把放在鐵壺里煮沸,作為祭祀祖先的禮物的同時供家人飲用,這似乎就是水滿紅茶加工、飲用的歷史淵源。而后慢慢地,五指山當地人才學會了一整套制茶的工藝和手法,手工茶葉也曾走俏市場,甚至在上世紀50年代遠銷國外。

  王雄青說,他制茶算來已有16年了,如今在五指山袍隆扣茶產業有限公司擔任茶藝師,制茶作為自己的主業,日子也蒸蒸日上。

  手工制茶越來越少

  盼能把手工制茶手藝傳承

  經過發酵后搓揉好的紅茶

  如今,水滿茶已經實現了機械化加工和規模化生產,全鄉擁有工商登記注冊的茶企已經達到了17家,大大小小的茶廠約十余家。隨著市場化的進程,機械化、規模化的生產模式更受追捧和肯定,茶葉質量也更加穩定,如今在五指山再去找手工制茶的人家卻不多了。王雄青說,現在鄉里愿意再來吃苦學習制茶的年輕人寥寥無幾,而自己的手藝也未找到繼承人。

  工人在清理機器

  水滿鄉副鄉長林凱告訴記者,機器加工對時間、溫度等的精確控制,以及加工成本的降低,越來越多的茶農只出售茶青,不再進行手工制作,手工制茶工藝生存困難。固然機器制茶優勢明顯,但手工茶的韻味和文化傳承是無價的。下一步,水滿鄉也將加強對手工茶文化傳承的保護,使手工茶煥發出新的生機。通過評選“優秀制茶人”等活動,鼓勵茶農制茶、傳承茶工藝,并以此為基礎打造特色手工茶品牌,豐富水滿“茶鄉”內涵。

責任編輯:王思暢

海南社會

社會民生包羅萬象 進入欄目
欄目推薦
關于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網站地圖 | 跟帖評論自律管理承諾書
海南南海網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1999-2020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金盤路30號新聞大廈9樓 電話:(86)0898-66810806  傳真:0898-66810545  24小時舉報電話966123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4612006002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2108281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瓊字001號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瓊B2-2008008 廣告經營許可證:460000100120 瓊公網監備號:46010602000273號
本網法律顧問:海南東方國信律師事務所 李君律師
南海網備案號 瓊ICP備09005000號
云南白药股票分析报告